文学咪历史故事大全晋文公为何不得不娶侄媳妇为妻

晋文公为何不得不娶侄媳妇为妻

当初晋献公派寺人披攻打公子重耳驻守的蒲城时,重耳不肯迎战,逃往翟国。随从重耳一起逃亡的家臣有:狐偃、赵衰、颠颉、先轸、魏武子、司空季予、狐毛、贾伦、介子推等数十人,都是晋国的贤俊人才。

公子重耳在翟国整整住了十二年,这才离开。

经过卫国时,卫文公不肯礼待重耳。重耳一行走过卫地五鹿,饿了,向当地农民求食,农民用盘子盛了土块耍弄他们。重耳大怒,要鞭打戏弄他们的农民。赵衰说:土块是土地的象征,这是好兆头,君应当拜受。于是重耳稽首而拜受盛土块的盘子。

到了齐国,齐桓公妻之以同宗之女姜氏,送给重耳一行以马二十乘,待遇不错;重耳安于齐国的生活。两年以后,齐桓公死,齐桓公所宠幸的小人竖刀等人内乱,诸侯之兵几次打齐国。重耳无所作为,就这样拖拖拉拉地在齐国混了五年。

重耳手下的重要士人赵衰、狐偃等人,认为重耳继续在齐国混下去,不可能有前途,于是在桑树下面,商量离开齐国到别的国家找支持力量的事。姜氏的侍女正在树上采桑,碰巧听到了这些谈话,便告诉了姜氏。姜氏怕泄漏了重耳要离开齐国的消息,引起麻烦,便杀了这个侍女,然后劝重耳快些走,说:你有四方之志,快些动身吧!后来的成语男儿志在四方,就是从这句话生化开来的。重耳说:人生不过是求安乐而已,何必管其他?我宁可死在齐国,也不想再到处奔波了。姜氏说:你是大国的公子,困穷而来齐国。随从你的士人们都以回本国执掌政权为自己的目标。你倘若不能早些复国,使随臣的辛劳得到报答,而只贪图个人安逸,妾窃为你羞之。而且复国之事,需努力去做,倘不肯努力,何时得成?重耳仍是不愿走。姜氏于是和赵衰、狐偃等人商量,将重耳灌醉了,载上车,由赵衰等人把他带着离开齐国。

重耳酒醉以后,发现自己已经在路上,大怒,举戈要杀狐偃。狐偃说:若杀臣后,公子能归国为君,正是偃的愿望!重耳说:事若不成,我要食舅氏之肉。前面说过,重耳的母亲出于狐姓,所以重耳称狐偃为舅氏。狐偃说:事若不成,偃不过是一介士人,其肉腥臊,何足食!

经过曹国时,曹国国君曹共公,听说重耳是骈胁(肋骨长得紧密相连,是一种对健康无大碍的生理上的畸形现象),趁重耳洗澡时,突然逼近重耳,想看一看骈胁的究竟。这自然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。曹国大夫僖负羁之妻对僖负羁说:晋公子贤,随从者都是俊杰。如今国君对公子无礼,公子如果回国得志,必诛诸侯之无礼者。曹乃小国,无力同晋国对抗,国君必有不可免之祸。你应该自贰于国君,结交公子重耳,以求日后免祸。僖负羁于是送了食品给重耳,而将玉璧置于食品之下。重耳受其食而还其璧。

重耳一行离开曹国,到了宋国。宋襄公新败于楚国,伤股,听说重耳有贤名,于是以接待国君之礼待之。宋国司马公孙固同狐偃很谈得来,对狐偃说:宋是小国,新败于楚,没有力量帮助公子回国执政。你们还须得到一个大国的帮助,才能成功。重耳一行于是离开宋国去到郑国,宋襄公赠重耳以马二十乘。

到了郑国后,郑文公不肯礼待重耳。郑大夫叔詹谏郑文公说:晋公子有贤名,其从者狐偃、赵衰、贾佗皆有卿(诸侯国的主要大臣)才;而且晋、郑是同姓之国,君应该以礼待之。郑文公说:诸侯流亡公子经过郑国的多得很,怎么能够一一做到对他们礼数周到呢?叔詹又说:如果不能礼待重耳,则不如杀掉他。晋国国内不安定而重耳贤,一旦重耳归晋为国君,会算这笔对他不礼待的账的。郑文公不听。

重耳离郑后到了楚国,楚成王也和宋国一样,以诸侯之礼接待重耳。重耳谢不敢当。赵衰说:公子出亡在外已经十余年,小国尚且轻视公子,何况大国!如今楚国这样的大国重礼公子,公子不必谦让,这是上天对公子的帮助。于是重耳以客礼见楚成王。楚成王向重耳说:公子如回归晋国执政,将何以报答寡人?重耳说:羽毛齿角玉帛,君王国中有余,我不知道如何报答!楚成王又说:尽管如此,我还是想知道,你将何以报答寡人?重耳说:如果不得已而晋、楚两国之兵在中原相遇的话,我的军队将向后退避三舍之地。古时以三十里为一舍,退避三舍,就是不战而后退九十里。后来,晋、楚两国真的兵戎相见,重耳已成为晋国国君,果然下令后退三台以守诺言。这就有了退避三舍这样一句成语。只说当时楚国大将子玉听到这句话后,很不高兴,背地里对楚成王说:君厚待重耳,如今重耳出言不逊,不如杀掉他。楚成王说:晋公子贤,困于国外时日甚久,其随从者大都是治国之才,这是上天帮助他成功,怎么能杀他呢?违天者必降大祸!

重耳在楚国住了几个月,这时,正好晋惠公病危,为质于秦的晋太子圉逃归晋国,秦穆公对太子圉十分恼火,便派人到楚国去接重耳一行人到秦国。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,表明秦国这样一个邻近晋国的大国,彻底丧失了对晋惠公和晋太子圉的最后的一点信任,转而支持重耳了。于是,楚成王对重耳说:楚国离晋国远,耍经过几个国家才能到达晋国。秦、晋是土地接壤之国,秦国国君是贤君,你快去秦国,勉力而为吧!于是厚赠重耳,送重耳一行人去秦。

公子重耳自四十三岁开始流亡到翟国,总共在外流亡了十九年,此时已经六十二岁了。这才真正出现了回晋国成为国君的明确前景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。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wxm6.com/poetry/2019/0211/1606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