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咪历史故事大全汉代时厕所已经分男女并有冲水

汉代时厕所已经分男女并有冲水

近日,北京修订的新公厕标准,拟将北京的男女厕位比例,从现有的1:1改为1:2。

在中国厕所史上,古代也非常重视公共厕所的建设。公厕何时分出男厕女厕的呢?

1.早期公厕多建在道路旁

不必讳言,厕所与食堂一样,是人们每天都要去的地方。学术界有种观点认为,最先出现的是公厕,又叫官厕。中国最早的公厕,是建于道路旁边的路厕。

先秦的公厕已有选址和建筑标准。《墨子旗帜》中称:于道之外为屏,三十步而为之圜,高丈。为民溷,垣高十二尺以上。所谓屏,就是围墙作厕;溷则是古人对厕所的另一种叫法。

围墙周长三十步,越过了40米;高一丈,超过了2.3米。这是军人使用的厕所,如果是民厕,围墙则高达一丈二,越过了2.7米。这么高的围墙,想偷窥是很困难的。

2.汉代已有水冲式座厕

从史料看,周代的厕所已设有漏井,秽物可自然落下池内,近代学者尚秉和就此在《历代社会风俗事物考厕溷》中认为其颇与今日之洋茅厕相类。

现代考古已发现了不少古代厕所。在河南商丘芒砀山梁孝王刘武墓中,便发现了一处卫生间,内有完整的石质座便器,可以用水冲洗。此厕距今2000多年,被认为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水冲式厕所。

2009年,笔者曾前往考察梁孝王墓,看到座便器的正后方墙上,还凿出了一条冲厕的水管,蹲位旁边有石质扶手,设计相当人性化。

后来,在满城陵山中山王墓、徐州狮子山、驼篮山楚王墓等已发掘的汉墓中,笔者均看到了厕所,厕所旁边往往还有配套的浴室,显示出古人科学的卫生观念。

梁孝王墓的厕所,属于有钱人家的高档厕所。而普通厕所一般是挖一个很大很深的坑,筑墙围成厕,俗称茅厕、茅房。

《左传成公十年》说,晋侯将食,张,如厕,陷而卒,晋侯即晋景公,在饭前觉得肚子胀,上厕所,一不小心掉进粪坑淹死了,可见粪坑之深。

3.西晋豪厕被误为主人卧室

东晋大将军王敦第一次上妻子武阳公主(晋武帝司马炎之女)家的豪华厕所,闹了大笑话。这被南朝刘义庆收录于《世说新语》中:厕所内放着用来塞鼻子的干枣,王敦以为是供如厕时食用的,全吃了;出厕所时婢女端来洗手的肥皂水,他当茶水一饮而尽。

明末清初佚名小说《掘新坑悭鬼成财主》描写浙江湖州乌程县的农民穆太公建了三间公厕,里里外外装潢得比乡人的卧室还干净舒适。又请人题诗作画,张贴于厕壁上,登一次新坑,就如看一次景致。

凡来上厕所的,还可免费得到手纸。不少女士也想上这样的厕所,于是穆太公又盖了一间女厕所。他看准了厕所经济,靠卖大粪发了财。

小说并没有脱离现实,明人顾元庆《云林遗事》便介绍了更高档的厕所:其溷厕,以高楼为之,下设木格,中实鹅毛。凡便下,则鹅毛起覆之。一童子俟其旁,辄易去,不闻有秽气也。

4.汉代厕所已经分男女

古代厕所,很多时候男女共用,只讲先来后到。但从现代考古出土物来推断,至迟在汉代,厕所已分男女。

在陕西汉中市汉台区,曾出土西汉末年王莽时期的绿釉陶厕。这座陶厕有房顶,山墙一侧开有两个门,厕所里有墙分隔,门外亦有一道短墙,区分男厕与女厕。

考古中还发现将男厕与女厕分开的设计。中国农业博物馆的藏品中,有件汉代陶厕,猪圈两边各建一个厕所,应分别为男厕与女厕。

但古代的女厕位不会多于男厕位。这是古代女性外出活动少,社会活跃程度低的反映。现在北京计划男女厕位按1:2来设计,说明女性的社会角色已经翻身了。

对厕所的数量,古人按口比例考虑。明戚继光《练兵实纪》是这样记述军厕的:每马军一旗(每旗辖三到五个队,每队11人),每车兵二车(每车24人),各开厕坑一个。

5.汉代出现厕所管理员

除了《周礼》记述的宫人,传说中最早有名有姓看厕所的,是汉高祖刘邦的孙子淮南王刘安。

《太平广记神仙》说刘安死后升天途中,遇到天仙时犯了大不敬,被罚给天庭看了三年厕所,才成了长生不老的仙人。虽然这是神话传说,但却反映了古代厕所有专人管理的事实。

在清代,出现收费厕所,这与现在增加女厕位比例一样,也算是桩新鲜事。《燕京杂记》记载,当时北京的公共厕所,入厕者必须交钱。入者必酬一钱,并可拿到两片手纸。

为了揽生意,厕主往往还会做广告,在厕外张贴大幅吸引人的布画,竖广告牌,上书洁净毛房字样。厕所里还会摆上小说等书籍,供如厕者阅读,争取回头客。

一钱,即一文钱。当年的苏北,25文可以买到一斤鲜鱼,可见那时在北京如厕不便宜。不少人干脆不上厕所了,人都当道中便溺,以致那时的北京城卫生很糟糕,连打进来的八国联军都看不下去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。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wxm6.com/poetry/2019/0211/1607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