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咪作文素材刘家良拳来有声,脚去无影

刘家良拳来有声,脚去无影

说到香港功夫片,你也许会想到洪金宝,想到成龙,但很少有人记得还有一个刘家良。他做过演员,做过导演,但令人印象最深的还是武术指导。从1962年到2011年,他几乎是香港大半武侠片的武术指导和演员。6月25日,这位香港功夫片的一代宗师在香港仁安医院病逝,终年79岁。

出身武术世家的刘家良,1950年随父进入电影圈,担当龙虎武师一职。1963年,刘家良与唐佳合作,在《南龙北凤》一片中初任武术指导;到1965年的《云海玉弓缘》而一举成名。1975年,刘家良首执导筒拍摄的动作片《神打》,即成为当年香港七大卖座电影之一。1994年,由他执导、成龙主演的电影《醉拳2》获得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奖。2005年,他以七旬之躯参演徐克导演的电影《七剑》,并担纲动作指导,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奖。徐克赞其“为电影界打开一条刚强有力的武术风格”。

刘家良坚持武术的真打,突显的是岭南一派武术的精髓,将正宗少林拳术与喜剧完美结合,招式美观,且拳拳到肉,带动了武打片新潮流;其对武术的博学,亦令人叹服。武打演员王龙威回忆说,他当年报考邵式旗下的长弓公司时,刘家良是武术演员监考,“报考者向刘师父说明自己是学何门何派的,刘师父立刻就度出该派的招数,叫报考者照做。”

曾志伟也表示“刘师父在武术上的造诣无人能出其右”。他记得当年刘师父和唐佳两位前辈每次度招式,“全部武师都不会走出录影厂,大家就像欣赏两位巨匠雕刻他们最出色的作品一样,大家都惊叹为何可以度出这么好的招式。他们是行内‘大师中的大师。”

然大师皆有傲骨。进入上世纪90年代,讲究真实武打的功夫片逐步让位于高举高打飞来飞去的武侠片,刘家良却依然坚持他的硬桥硬马的传统套路。他说:“我不靠电影技术,我靠真打出来。很多人说刘家良太笨,我不是太笨,因为我有功夫,我不靠技术也可以打出来很快。现在观众不爱看真功夫了,那我就不拍了。你要看真功夫,那就看我以前的。”

就是这样,刘家良的敬业精神和对观众的那份尊重永远都值得人敬佩。做武术指导的时候,他跟很多演员说:“不要用替身,一定要真打出来,打得不好观众会原谅,因为没有欺骗观众。”正因为有这种精神,在寒冷的天山脚下拍《七剑》的时候,有一场跳进冰水里的戏,当时七个北京的武行没一个敢下水,刘家良就跟徐克说“我下”。

在《七剑》中,刘家良饰演了一名“心法重剑略,有剑气,轻易不杀,出鞘必索魂”的老年剑客——“莫问前程有愧,只求今生无悔。”此句或可谓刘家良一生之写照。

2010年,第29届香港金像奖授予刘家良终身成就奖。在领奖的时候,他依旧强调自己的武术家使命:“我爸爸刘湛,是洪拳的传人。他师傅林世荣,林世荣的师傅,大家都熟悉的黄飞鸿,我是黄飞鸿的第四代。这几个人走了,交给我一份遗产,这遗产就是功夫。”

功夫片大师刘家良去世了,而在他去世之前很多年,功夫片就已经先行逝去——与之同源的武侠电影,则是另一种类似于舞蹈的东西。功夫和功夫片,如同母亲们珍藏的毛呢大衣,料子挺括剪裁精当针脚密实,却只能压在箱底,用以怀念一个路过的美好年代。正如网友所感叹:“一人走,一代终,从此世间无侠者。”

热议锐评:很多人对香港电影一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,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其一度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。香港电影离不开功夫,而刘家良正是香港功夫电影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李小龙故去后的三十年里,香港功夫片进入了一个多元化发展的时代,其中成龙、李连杰是最耀眼的明星,二人各自主演的电影都十分卖座,但都没有走硬桥硬马的写实风格。而和刘家良同时代的袁和平等也越来越多地喜欢借助特效。对此种种,刘家良则一直坚守着传统。我们或许很难为香港功夫电影的变与不变下一个定论。但毋庸置疑的是,文化传统的传承在很多层面上不得不体现为孤高于世的决绝和无奈,刘家良在其中扮演的正是那种孤独而坚决的殉道者,而这也正是其对中国文化的意义。(张紫星,《海南日报》)

话题拓展:真功夫;侠者;今生无悔;传统的殉道者;远去的背影……

作文与考试·初中版 2013年26期

作文与考试·初中版的其它文章 郭敬明:成功并非唾手可得 乔丹?凯西:13岁男孩成为历史上最年轻CEO 李文春:“破烂王”用道德之针缝上“诚信”的缺口 陈道慧:工地上的“文艺大叔” 奢华舞会不是青春必修课 “死活读不下去”排行榜曝光,四大名著赫然在列转载请注明来源。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wxm6.com/poetry/2019/0214/1641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