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咪作文素材一声发人深省的追问

一声发人深省的追问

时间:2019-02-15 01:21:07 来源:文学咪

一点一横长目录列表肯为城市“点绛唇”

孙文辉

在许多人的情感体验里,“哀愁”总是软弱的、颓废的、腐朽的,似乎就该被历史进步的车轮所碾压并彻底弃绝。迟子建却一反流俗,以一个女作家特有的敏锐,意识到了其间所隐含的现代人的精神危机,向着充满了各种世俗欲望的现代生活发出了一声发人深省的追问:是谁扼杀了哀愁?

作者从切身的人世体验出发,以极富诗意的笔调描述了“哀愁”的诸种面貌:老人撒手人寰后遗留下来的烟锅,被雷电狂风摧折后稀稀拉拉的野花,遭早霜侵冻而夭折的瓜果,雪后封江而久久不见驶入码头的轮船。这些意象粗看零散、随意,细思却有机、一贯,它们无不包孕着人世间一切有价值的事物惨遭毁灭的悲剧感,并由此滋养出了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,而这便是“哀愁”的核心。接着,作者又以俄罗斯的文学艺术为例,抽绎出一种博大幽深、苍凉辽阔的“伟大哀愁”,认为这种情感不仅能使庸碌的生活发酵,呈现诗意、洞穿心灵,而且可以生长智慧、增长力量,是俄罗斯不死的坚实明证。这样一来,“哀愁”就由个人情感形态升华为某种民族共同心理,表现出了强烈的感染力和凝聚力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现代生活“要么是欲望膨胀的嚎叫,要么是麻木不仁的冷漠”,人们争先恐后地追逐新事物,应付新潮流,收获的却是“机械和迟缓”、“干涩和贫乏”、“茫然和焦渴”。这大概就是现代文明发展的悖论:物质越丰裕,精神越贫困。在作者看来,其中的症结之一便是“我们似乎已经不会哀愁了”。这种解释看似过于夸张,实则意味深长。一个人没有了哀愁,也就没有了梦想,没有了怜悯之心,那样,他的情感世界必然变得荒芜而又僵硬。也就是说,迟子建笔下的“哀愁”是人内心中最为温润的东西,不仅属于情感范畴,而且属于心灵与精神范畴。总而言之,丧失了哀愁,也就丧失了自我,丧失了一个个活泼泼的生命。

那么,在我们这个时代,到底是谁扼杀了哀愁呢?作者又列举了一连串的意象:市井的叫卖声、闪烁的霓虹灯、高科技产品所散发的迷幻之气、大自然蒙难后产生出的滚滚沙尘。显然,这些物什无一不是典型的现代文明符号,它们与作者开篇所描述的“哀愁”的各式面貌恰好构成了尖锐的对比,其间的褒贬之意不言而喻。然后,作者由表及里,进一步揭示了现代人精神世界的空洞乏味、迷离傥荡乃至不可遏抑的粗鄙,表现了对缺乏哀愁感的现代文明的深刻反思。

综上观之,本文角度独特,结构严谨,论述充满诗意却不乏力量,在前后正反对比中凸显“哀愁”的价值与意义,又在温和而又深沉的追问中将“哀愁”象征化。可以说,迟子建用哲思的笔调追思了一种远逝了的情怀,却又在深切的哀悼声中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批判之音。

作文与考试·初中版 2013年22期

作文与考试·初中版的其它文章 倾听世界 发香让我陶醉 父亲的笔 照片里的故事 幸福像花儿一样 雨后晴云转载请注明来源。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wxm6.com/poetry/2019/0215/16568/